当前日期:
您现在的位置: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 >> 新闻动态 >> 医院动态 >> 正文内容

女军医周凌:抗洪一线的“花木兰”

作者: 来源: 发布时间:2016年08月02日 点击数:

       骤雨初歇,烈日当空。对紧张的长江汛情而言,是稍事休息。但对另一支队伍来说,却是战斗的开始:

  8日凌晨,一名抗洪战士来到临时开辟的诊疗室。“没有哪不舒服,就是一双脚快废了。”女军医周凌安排这个战士坐好,轻轻地脱掉脚上的鞋袜。因为长时间泡水,10个脚指头已经严重溃烂红肿……看着这双脚,她的眼泪直打转。

  周凌是武汉总医院的一名皮肤科医生。7日23时,她跟医疗队赶到湖北洪灾重灾区武穴市花桥镇,开始了他们的“战斗”。

  “战士们是抗洪主力,停雨的间歇是我们保障他们的宝贵时机。”武汉总医院院长周赤龙说,一支由急诊科、皮肤科、普外科专家组成的12人医疗突击队深入重灾区,对持续抗洪的官兵进行医疗处置。

  周凌轻轻地把战士的脚指头一个一个地掰开,把药物药水一点点涂上伤口,然后用一层纱布轻轻包扎。

  这是周凌从7日深夜达到灾区投入工作接诊的第51个“伤员”。“大多数都是‘90后’的战士,我是一个母亲,看着他们的伤很心痛,又为他们的勇敢感到骄傲。”周凌说。

  实际上,深夜达到花桥镇的时候,考虑到周凌是女同志,医疗队队长杜进兵安排她先休息。但是周凌认为,自己是皮肤科医生,官兵们长期泡在水中,真菌细菌感染、皮肤晒伤灼伤的肯定多,最需要皮肤科医生,“我要留下来。”

  8日凌晨5时不到,眯了两三个小时的周凌又出现在集结的队伍中,她已经带上了收拾好的药品器械。

  “我上太白湖的大堤上去保障舟桥官兵。”她给杜进兵队长的理由是:“从昨夜的处置来看,皮肤感染患者最多,理所应当去人数最多、难度最大的医疗点。”

  8日的太白湖大堤,烈日炙烤,正在除险护堤的舟桥官兵挖土、运土、装沙袋、堆沙袋……

  一个战士突然晕倒在地,面色苍白,呕吐不止,战士们赶紧把他送到大堤上的医疗点。

  “人员散开,保证空气流通”,周凌从容淡定。

  测体温、量血压、物理降温、建立静脉通道……周凌和她的队友有条不紊地进行每一道医疗处置。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这名女军医身上,神经紧绷。

  “这是劳累过度,严重中暑。你们抢险中也要注意,还是要抽空喝水,有不舒服赶紧来医疗点。”周凌对战士们说。

  又是整个白天的奋战。23时,周凌没有直接回医疗队的驻点,而是跟着抢险部队来到他们的临时宿营地。

  “我等他们修整后,再查看一下他们的伤情。”周凌说。

  从一个一个帐篷,到学校教室的“大宿舍”,周凌带着药箱逐一查看处置,直到凌晨1点半,才从部队宿营地回到医疗队的驻点。

  9日一大早,她被电话吵醒了。电话那端是4岁儿子的声音:“妈妈,你什么时候回来?今天什么时候去欢乐谷啊?”

  周凌这才想起,上周答应了儿子周六带他去欢乐谷。从7日下午接到命令直接出发,到现在她还没来得及告诉儿子。

【字体: 】【打印文章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